现代版“太平天国”拉卡维娜那些残酷的往事!

乌干达,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医疗卫生只覆盖到了全国49%的家庭,大多数农村家庭连基本的医疗卫生机构都不知道是什么样?乌干达的毒品和传染病十分泛滥,国民平均寿命只有不到五十岁。另外乌干达这个国家的收入差距也很大,低效率的政府官员拿着高薪的收入,但是普通老百姓收入月均却只有一千人民币左右。乌干达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除了之前提到的暴君伊迪阿明的独裁统治之外,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也是罪魁祸首,这个组织叫做圣灵抵抗军,源于乌干达的圣灵运动,其创始人名叫拉卡维娜,原名爱丽丝,是乌干达一位普通的女子。

艾丽斯二十七岁那年突然神志失常,说自己被圣灵拉卡维娜附体。拉卡维娜是一位意大利修女,二战期间在非洲传道有一定的影响力,此后被当地人奉为圣灵。神志失常的爱丽丝,声称自己得到了死去拉卡维娜的力量,紧接着就把自己名字改成了拉卡维娜。之后自我洗脑成功的爱丽丝开始给其他人洗脑了。看似神志失常的爱丽丝却有一张巧嘴和独特的个人魅力,在当地的基督徒和巫术信徒中收割了大量的追随者,并且组成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力量。

听到这里,这经历是不是很像我国太平天国运动的创始人洪秀全呢?一百多年前的清朝,广东人洪秀全也是利用基督教的教义,宣称自己是上帝之子下凡,也用圣灵附体的方式来传播教义。历史的轨迹总是如此的相似,一百多年后,拉卡维娜也用了同样的招数。在民不聊生的乌干达同样刮起了一阵风暴。乌干达发展落后,人们相信万物皆有灵,人死之后灵力并不会消散,而是会继续存在。传统的乌干达巫师们就以操纵灵力为职业。基督教传入非洲之后,基督教教义和巫术信仰结合在了一起。说起来这位乌克兰大姐之所以能够有狂热粉丝追随,还与乌干达当时的政治有关。当时乌干达饱受战争之苦,在暴君伊迪阿明被推翻后,乌干达仍是一片乱局,各种势力及政党一番争斗之后,南方的联军推翻了北方的奥凯洛政府。

一九八六年一月一十九日,带领南方联军取得胜利的穆塞韦尼就任总统,乌干达建立了新政府,内战开始告一段落。然而战争表面上已经结束,但乌干达人民仍处于不安的情绪之中。据组织估计,在这场内乱中有超过三十万平民死亡,各种民族矛盾难以解决。所以当穆塞韦尼刚刚打下了首都坎帕拉,北方各族人心惶惶,非常担心南方军队前来报复。于是圣灵附体的拉卡维娜成为了北方人的希望,希望他能带领北方人击败甚至推翻来自南方的穆塞韦尼政府。在这样的情况下,爱丽丝在两年的时间内很快组建了一支1.8万人的军队。此时的爱丽丝已经成功变身圣灵拉卡维娜,成了非洲女版洪秀全只等和政府军一较高下了。不过拉卡维娜的军队可比洪秀全要荒诞一些,有着电影般的魔幻色彩。

首先在军队出发之前,拉卡维娜会给士兵们来一波洗脑,他把士兵们带到了一个庭院前,用油脂为战士们涂上油,拉卡维娜宣称,只要灵魂是纯洁的,涂了油的战士就能刀枪不入,而且经过他的施法,战士们丢出这个石头都能变成炸弹。如此荒唐,这些士兵真的能打仗吗?前几次,由于北方人想要保卫家乡,战斗格外勇敢,声势很强,再加上穆塞韦尼的南方军队对北方的地形和民情不熟悉,所以比较胆怯。

正因如此,拉卡维娜率领的军队起初还打了几个胜仗,但后来拉卡维娜决定南征北方人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他卖命了,他的铁杆粉丝直接掉了一万。即便如此,狂热的拉卡维娜还是觉得自己能行。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他率领这支一万多人的军队南下,想要再用他的那些施法取得胜利。这次穆塞韦尼的军队终于不再软弱,爆发出了正规军应有着战斗力,拉卡维娜率领的乌合之众最终一触即溃。石头没有变成炸弹,拉卡维娜不可战胜的神话给破灭了。

在亲眼见到自己的军队溃败之后,拉卡维娜率领少数的追随者逃到了肯尼亚。二零零七年,拉卡维娜终于客死他乡。拉卡维娜虽然死了,但这种太平天国的模式给很多野心家提供了榜样,不少人也打着圣灵附体的旗号传播,组织武装。这其中最有名、影响最大的就是圣灵抵抗军的创始人约瑟夫科尼。约瑟夫科尼曾当过巫医,声称是拉卡维娜的远方亲戚,他神化个人形象,也靠这种煽动拉起了一股力量。那么在他的领导下,这个非洲版的太平天国又是一幅什么模样呢?

科尼举起反击的头几年还不成气候,只是四处打打游击,后来因为内战老兵的加入,科尼的军队才有了些规整,有了完善的军队纪律和游击战术。这种式的武装当然不被穆塞韦尼政府所能容下。为了彻底剿灭圣灵抵抗军,穆塞韦尼政府发起了大规模军事围剿,代号为北方行动。然而这种圣灵抵抗军却不是一击即垮的。科尼被围剿后对此的回应是加强恐怖活动,用武力胁迫民众支持自己,那些与政府军合作的民众都遭到圣灵抵抗军的疯狂报复。科尼的太平天国逐渐演变成恐怖性质的组织。

在这种恐怖势力的影响下,政府军屡次围剿,不仅没有消灭这个可怕的恐怖组织,反而使得科尼的力量日益增大。更要命的是,每次政府军围剿失败之后,都会招致科尼更为血腥残忍的报复。渐渐地,科尼将自己的组织变成纯粹的为了暴力而暴力的恐怖组织,所到之处动辄进行大屠杀,并通过给儿童洗脑的方式来扩大自己的队伍。在很长时间里,圣灵抵抗军的主力就是被洗脑的儿童军。据统计,自一九八六年以来,被科尼强行征募的儿童多达六万六千人,而最小的只有六岁。

科尼经常在绑架他们后杀掉他们的家人和邻居,他甚至通过洗脑等手段,强迫孩子们自己杀害自己的父母,残忍的割掉他们的嘴唇和四肢。最后那些可怜的孩子们被训练得如同杀人机器,眼里只有仇恨和杀戮。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下,大多数童子军的命运只有两种,不是被政府军打死,就是被圣灵抵抗军处死。就算有个别人侥幸逃脱出来了,他们也很难融入社会。例如有一个名叫格蕾丝的女孩,虽然他幸运地从恐怖组中逃了出来,但她坎坷的命运并未结束。格雷斯曾经被分配给一个独腿旅长,当小老婆稍有让对方不顺心的地方,这独腿旅长就会虐待他,后来格雷斯遇到善良的旅长西蒙,两人经历了很多磨难,终于在二零一五年回归了正常生活。而即使是正常生活,格雷斯也免不了各种歧视。在社区里,那就知道他们过去的居民对他们不是同情,而是谩骂。

每次路过邻居都会对他们指指点点,说他们身上有暴力和反叛气息。殊不知他们以前也是单纯的孩子,只是因为命运的一次玩笑,他们被圣灵抵抗军绑架过去当了童子军。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圣灵抵抗军带来的精神伤害将伴随孩子们的一生。在二十多年的叛乱中,科尼领导的武装在乌干达北部造成数万人死亡,并致使两百多万人无家可归。残酷的圣灵抵抗军自然是招来国际社会的一片讨伐,各国军队一致,圣灵抵抗军的士兵不断战死,生存空间逐渐被压缩,实力也大不如前。

二零零五年,科尼因和战争罪等三十三项指控,被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起诉。二零一一年十月,美国派遣了一百多人的特种部队帮助围剿。不过虽然有美国高科技的辅助,人们还是找不到约瑟夫科尼的下落,仍然一次次让他逃出生天。如今国际社会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听到约瑟夫科尼的消息了,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但零星发生的还告诉人们,这个恐怖组织依然还存在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队报:拉卡泽特几个月来一直受声带息肉影响即将接受手术
Next post 1027 英联赛杯 曼联vs曼城 全场录像回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