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垄断经济昭雪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据央视报道,发改委已就宽带接入问题对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并有可能对两家企业进行反垄断处罚。记者根据初步推算,如果事实成立,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为此将遭到数亿到数十亿的罚款。

央视这一报道有一个令人瞩目的概念,就是反垄断。反垄断是西方资本主义发明的经济概念,其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竞争经济。如果电信和联通确有问题,既然问题出在国有企业,那么国家完全可以通过计划经济手段指导存在的经济问题,完全没有必要以市场经济的反垄断名义折腾国有企业。国家以反垄断名义反国有企业,这也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新闻,其政治意义要大于经济意义,反映了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与国有企业之间的矛盾对立。

十一月十四日 财新网报道,针对应该如何看待发改委对于电信和联通的反垄断调查,应该如何让中国民营企业的先进技术能够获得产业化发展,如何创造有利于企业竞争的经济环境的问题,吴敬琏回答说,「垄断的问题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到处都存在,希望有关的执法单位要加紧他们的工作,把竞争环境营造得更好。竞争才能带来繁荣。以前,人们总以为中国因为技术能力较弱,很少有能够站在世界前沿的发明,其实这个观念是不对的。问题在于这些发明的产业化非常困难,原因出在体制上。怎么办?还是要改革,只有重新确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目标和路线,不被短期业绩遮住视野,全面推进经济体制、法制环境、社会政治体制改革,这些问题才能获得解决。」

十一月十四日证券时报网报道:十一月十三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认为,「若按照市场份额算,两桶油、三大电信运营商、三大航空公司、铁道部、电网都有垄断嫌疑。垄断的实质不是市场份额,而是不可克服的市场进入壁垒。根据这个标准,上述央企是不折不扣的垄断,再加上银行、保险、医院、教育等行业。」

十一月十一日 人民日报:破除垄断是当有之义、当务之急,是政府部门义不容辞的职责。

十一月十一日 工人日报:打响反垄断的「第一枪」。这显然是个相当令人振奋的消息。如果事实成立,这一巨额反垄断罚款,无疑堪称痛快淋漓的执法大手笔。

从民间到官方媒体已经被所谓的反垄断法冲昏了头脑,大有不肢解国有企业誓不罢休的气势。那么究竟什么是垄断?垄断与资本主义经济,垄断与社会主义经济究竟有什么关系?垄断经济是腐朽没落的经济形式吗?在国有企业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今天有必要把这些问题搞清楚。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垄断是资源的垄断、价格的垄断、利润的垄断,资源的垄断带来价格的垄断,价格的垄断带来垄断利润,垄断利润是腐朽没落的利润。垄断利润阻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二零零八年世界经济危机已经证明了这个道理。

资本主义垄断经济的腐朽性并不仅仅是垄断利润,垄断资本家通过垄断社会的资源和财富,实现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所特有的权利垄断经济。由此,资本主义垄断经济彻底埋葬了资产阶级革命虚伪的自由平等,并彻底埋葬了建立在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基础上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经济。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经济,已经不需要虚伪的自由平等,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经济其腐朽性已经和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没有了本质的区别。

资本主义垄断经济的本质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计划经济,西方资产阶级围剿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却要发展资本主义私有制计划经济,暴露了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欺骗性。

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经济发展到垄断经济,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经济规律自我运动自我发挥的内在的逻辑力量。垄断的本质就是计划,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经济发展到垄断经济,其实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呼唤计划经济的必然结果。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到垄断的计划经济,就社会经济自身而言是一件好事,是一种社会的进步。但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制约了垄断的计划经济的优越性,抑制了垄断的计划经济的自我发展自我完善。

私有制一旦和计划经济结合起来将会形成人类历史上或许是最为腐朽最为没落的垄断的社会生产方式,因此资产阶级不得不制定了所谓的反垄断法用来制约垄断的计划经济。然而资产阶级的反垄断法制约的恰恰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自然形成的计划经济,资产阶级不断地创造计划经济,同时又不断地制约计划经济,反映了资产阶级反动腐朽的阶级本性。在由自由竞争经济到垄断计划经济的经济发展规律面前,资本主义反垄断法逆道而行,它只是从意识上反映了私有制和垄断计划经济矛盾的对立关系,在经济发展规律和资本追求利润的欲望面前,反垄断法只是一个摆设,反垄断法只是一个自由民主的遮羞布,反垄断法根本不能调和垄断计划经济和私有制之间的对立矛盾。资产阶级和人类文明的进步背道而驰,资产阶级自己否定自己,但是资产阶级无法实现自我扬弃,因而注定了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必然要被顺应垄断经济的大公无私的无产阶级取代。

垄断是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产物,是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发展的悖论,是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发展的自我否定,这一自我否定是无法实现自我扬弃的否定,证明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腐朽没落的本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或者是无序的苍蝇经济,或者是狮子猎羊的垄断经济,或者二者兼而有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没有开化的野蛮的不断自我异化的腐朽没落的经济。

西方传统古典经济学崇尚自由竞争,自由竞争经济发展到十九世纪末,资本主义已经进化到垄断的帝国主义阶段。 一八九零年美国通过『谢尔曼反托拉斯法』,旨在控制卡特尔和垄断企业的兴起。当时没有人怀疑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经济积聚的新阶段,不管是好是坏。[1]

在一九三八年的经济大萧条中罗斯福总统说,美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无可比拟的私人势力的积聚」,而「价格竞争的消失」是「我们目前的经济困难的首要原因之一」。[2]

然而米尔顿?弗里德曼在他于一九六二年初出版的保守主义经典著作『资本主义与自由』中模糊了竞争概念,从而得出自由竞争没有竞争,垄断即竞争的结论。他说「在竞争的市场没有个人之间的对抗。所有人都接受市场给出的报价,每个人对价格的影响都是微不足道的,尽管所有参与者一起通过各自行动的联合效应来决定价格。」。「当某个特殊的个人或企业对某种产品或服务拥有足够的控制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他个人进入这个领域的条件,就存在垄断。在某些方面,垄断更加接近于一般意义上的竞争概念,因为它涉及个人对抗。」[3]

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斯二零零四年在『无罪欺诈的经济学分析』中指出:「曾经常用的『垄断资本主义』一词,已经从学术和政治词典中被摘除了。」。对当今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家来说,只有一件事情:国家对抗市场。经济实力(和不平等一起)不再被认为意义重大了。垄断权力,更不用说垄断资本,是不存在或者不重要的。[4] 新自由主义发明了新概念:垄断即竞争。

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经济发展到垄断经济之后,垄断资产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垄断经济利益,利用垄断资产阶级的御用学者,编造了自由竞争不是竞争,垄断即竞争的学说,用以欺骗社会民众,使垄断资产阶级追求垄断利润的资本专制行为披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平等的遮羞布。这是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经济发展到垄断经济的腐朽没落的体现,垄断资产阶级没落到了只有依靠赤裸裸的欺骗谎言才能维护自己利益的程度。

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只有竞赛没有竞争,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不存在你死我活的自由竞争,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通过竞赛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才能实现社会资源财富的最佳配置。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之所以有如此优越性,是因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顺应了垄断经济的发展要求,反映了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

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就是垄断经济,是全民垄断,全民垄断不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私人垄断,因而在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中谈论垄断经济概念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全民垄断本质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之下的全民垄断是好的垄断,是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人垄断的否定,是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人垄断的扬弃,因而是进步的垄断,这一真理已经被新中国前二十六年所取得的伟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成就证明。

前二十六年之所以取得伟大的经济建设成就,取决于两个垄断,即政治垄断和经济垄断。政治垄断是无产阶级专政,经济垄断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垄断必然要求政治垄断,政治垄断为经济垄断服务,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根据所在。社会主义公有制顺应了社会经济垄断的发展规律,只有顺应垄断,社会经济发展成本最小效率最高。

民国在大十年间经济一片狼藉,不要说飞机军舰,就连枪炮都造不出来,其原因固然有战争及殖民压迫的因素,但是零散的民族私有经济根本没有能力搞投资大见效慢的重化工业及铁路交通基础建设。因此,搞工业化的最佳途径就是垄断,垄断经济是铁路交通重化工业之母,西方资本主义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垄断经济发展的产物,新中国前二十六年突飞猛进的经济建设成就也是垄断经济发展的产物。

过去谈社会主义优越性,谈计划经济的优越性,没有谈到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乃是垄断经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人垄断的继承和发展,是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人垄断的扬弃,扬其高度综合的生产方式,弃之和垄断经济相背离的私有制。社会主义本身是对于资本主义扬弃的结果。

垄断经济之所以是进步的,有其哲学依据。黑格尔说,「 全体的概念必定包含部分。但如果按照全体的概念所包含的部分来理解全体,将全体分裂为许多部分,则全体就会停止其为全体。」[5]

谈到真理黑格尔说,「真理作为具体的,它必定是在自身中展开其自身,而且必定是联系在一起和保持在一起的统一体,换言之,线]

黑格尔逻辑认为,综合的全体即是普遍的,普遍的即是真理;分散的部分是片面的,片面的即是肤浅的没有生命力的,真理更是无从谈起。黑格尔逻辑的真理观认为,真理即是世界本身,而这个世界作为整体的世界,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转化的世界,而不是彼此孤立的片面的世界。

以黑格尔逻辑看经济问题,垄断作为整体的经济,垄断内部各个经济体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转化的环节,因而垄断是有生命力的经济,是能够自我扬弃的经济,是能够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经济,是具有真理的经济,是好的经济。而自由竞争经济是彼此孤立彼此对立非此即彼的片面的肤浅的没有秩序没有必然性没有生命力的经济,因而是没有真理的经济,是最坏的经济。西方自由主义强调个体,即重视部分的价值,否定全体(即整体)的真理,视个体(即部分)的价值体现在自由,批全体(即整体)的真理为专制。这种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否定了作为个体(即部分)即是独立的存在,也是和别的个体(即部分)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转化的存在的整体世界观,即「全体的概念」。

社会经济作为整体是一个活着的有机体,就像人的四肢之所以是器官是因为作为活着的生命体的人的器官,如果离开活着的生命体的人,那么四肢不过是「四肢」腐肉而已。因此,人的诸器官要想实现自我价值,则必须统一于活着的生命体的人自身,在反映着真理的活着的生命体的人自身的同一(即垄断)之下,诸器官才能实现自我发展自我扬弃。西方自由主义思想完全违背了这种整体与部分(即个体)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根本没有反映世界作为世界为何存在的真理,这就决定了西方自由主义是一个「不真」的主义,反映了「坏的」存在。

西方自由主义这种「不真」与「坏的」本质,反映在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市场经济不以自由主义意志为转移发展到了资本主义垄断经济,无数的部分被整合为整体形成垄断。这种整合是真理「在自身中展开其自身」的逻辑发展的必然结果,通过整合,部分(即个体)之间克服了相互制约相互排斥的否定关系统一于整体之中,进而部分(即个体)在整体中得到了真正的自由。

自由竞争的本质是相互制约相互排斥,自由竞争有竞争没有自由,竞争非自由,自由存在于垄断之中。然而自由主义认为整体作为专制违反自由精神,于是又反过来反垄断。反垄断违反经济发展规律,于是新自由主义欺骗民众说垄断即竞争,垄断即自由精神(此自由非自由竞争之自由),反映了垄断资本与资产阶级自由平等的彻底决裂。资本主义垄断是不彻底的垄断,在垄断与垄断之间存在竞争,这种竞争有可能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也许是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的协议约束,因此资本主义垄断不可能得到完全的自由。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才能实现全国一盘棋,才能实现彻底的垄断,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

过去垄断是用来抨击帝国主义腐朽没落的消极概念,其实垄断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进步现象,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黑格尔逻辑自身辩证发展的自我同一在经济领域的反映。资本主义的腐朽没落性恰恰是自己创造了垄断同时自己又不断地抑制垄断反垄断。但是垄断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违反客观规律的不管是谁注定要受到惩罚并导致最终直接退出人类历史舞台。

改革开放以来,从奖金挂帅发展到承包制,从承包制发展到改制,即改公有制为私有制,就这样中国劳动群众一步一步被骗到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改革是改社会主义公有制为资本主义私有制,改综合的整体的普遍的计划经济为部分的个体的片面的彼此孤立的非此即彼的市场经济,改真理为谬误。改革的目的是改社会主义公有制垄断经济为资本主义私有制自由竞争经济,逆反从自由竞争经济到垄断经济的经济发展规律,纯属开历史倒车。不仅是工业改革,农业改革也是逆反从自由到垄断的经济规律,从垄断的人民公社直接退回到两千多年前就已形成的分田到户的自由耕种的小农经济。

开放是国门洞开,请西方资本主义私人垄断资本鲸吞前二十六年中国劳动群众辛苦积累的垄断的公有遗产。垄断经济加私有制是垂死的腐朽的资本主义,垄断经济加私有制是极为反动的资本主义,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私人垄断的反动本性决定了西方绝不允许中国存在另一个垄断经济体。中国的垄断经济体几乎全部是毛主席时代留下的央企和国企经济,因此猎杀中国央企和国企就成为了西方经济私人垄断集团对华的最高战略目标之一,只要把毛主席时代留下的央企和国企统统吃掉,剩下的所谓民营私有经济散兵游勇毫无例外要成为西方经济私人垄断集团的殖民附庸。中国的对外开放正是迎合了西方私人垄断集团从国内垄断发展到国际垄断这一殖民扩张的反动本性。

西方经济私人垄断集团殖民中国无非是两个武器,一个是普世价值,一个是霸权规则。普世价值是自由竞争。霸权规则是我垄断,你不可以垄断,我可以通过游戏规则、技术、知识产权、专利等一系列配套的综合手段不让你垄断。改革开放,普世价值鸣锣开道,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国门洞开,霸权规则随后跟进。改革开放使得中国主流政治经济文化领域被西方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普世价值洗脑,错误地认为垄断是落后的经济现象,垄断阻碍市场经济的自由发展。由此他们获得了肢解掠夺国有资本的道德依据,哪怕是把国有资本无偿献给西方宗主国垄断资本那也认为是好的进步的结果。

西方宗主国资本主义的经济特征表现在垄断经济加私有制,当今西方列强的重要经济领域几乎是私人垄断经济,从汽车到飞机,从电信到信息,从重化工到军工,几乎都是私人垄断经济。即便这些垄断经济体表现为股份制经济,其本质是私有经济。所谓的股份制经济是社会所有经济的认识是错误的,如果股份制经济是马克思所希望的社会所有经济,那么美国占领华尔街的群众运动又该如何解释呢?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不需要股份制经济,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需要的资金完全可以通过财政计划调拨自由实现。股份制经济不过是经济私有化的产物,股份制经济比个人私有经济还要腐朽没落。因为股份制经济体把社会公众的现金合法地划归一小撮精英集团自由支配,股份制经济体即使破产,和这些支配股份制经济体的一小撮精英集团没有任何利害关系。股份制改革更是起到了资本与外资掠夺国有资产和普通民众财产的经济杠杆作用。至于西方资本主义国营经济本质上是私有经济,因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为资本服务的,因此西方资本主义国营经济主要为私有经济服务。

中国一旦把主席时代留下的央企国企全部肢解处理,想从此发展成为西方式宗主国资本主义,那是痴人说梦绝无可能。吴敬琏说技术产业化需要企业竞争的经济环境,这个理论站不住脚。西方宗主国资本主义制定的知识产权法专利法等恰恰阻碍了技术产业化。竞争的本质是私利,私利驱使资本独占技术谋求利润,私有制垄断更是有条件垄断技术谋求垄断利润。吴敬琏甚至把技术产业化和推进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改革联系在一起,说明了吴敬琏站在资产阶级和西方资产阶级立场妄想肢解处理主席时代留下的央企国企的阶级本性。吴敬琏根本不懂得从自由竞争到垄断的经济发展规律,根本不懂得所谓的体制改革是从已有的垄断到自由竞争的历史倒退,他甚至不懂得自由竞争没有自由,竞争非自由,垄断即自由的道理。吴敬琏应该懂得帝国主义的本质是殖民压迫中国,帝国主义怎么会让中国成为新的宗主国资本主义呢?只要改革开放继续延续,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就有办法通过霸权规则打碎中国成为新的宗主国资本主义的梦想。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究竟创造了多少具有自有知识产权的产业?看看汽车产业,满大街跑的大多是外资品牌。中国想继续维持虚华盛世离开西方列强已经几乎不可能。北京奥运会前夕西方列强之所以敢于肆无忌惮地侮辱中国,是因为没有西方列强的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乃至奥运会将会成为空壳经济梦想盛会。同时西方列强通过北京奥运之前肆无忌惮的侮辱中国,意在警告中国想成为新的宗主国甚至成为新的超级大国是根本不允许的,意在告诉世人我美国才是老大,你们有谁折腾中国老子为你们撑腰。中国唯一拿得出手的现在只有主席时代留下的以举国之力开创的垄断的航天工业,而航天工业之所以继续争气是因为想对外开放美帝国主义实施封锁不让开放,美帝国主义拒绝中国加入国际空间站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吴敬琏是否想继续肢解垄断的航天工业,让私人资本及外资参与航天工业引入自由竞争机制?八十年代初被称为大飞机的运十被迫停飞下马,中国飞机制造工业对美帝国主义开放,导致对外开放三十多年中国至今无法生产自己的大飞机。吴敬琏没有经济的政治的头脑,这个眼前的运十历史事实总该不会不知道吧?吴敬琏装没看见,只能说他立场有问题,吴敬琏即不讲阶级立场,也不讲民族立场,洋人垄断行,无产阶级垄断不行,中国人垄断就是不行。

最近发改委要调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所谓的经济垄断问题,无疑是充当了西方私人垄断资本集团肢解鲸吞主席时代遗留的央企国企的马前卒。这些发改委官僚们只要看看西方的垄断经济垄断行业就不会不知道垄断究竟意味着什么。美帝航空制造业由波音独家垄断,欧洲航空制造业由空客一家跨国垄断,日本汽车制造业由丰田本田日产三家垄断,韩国汽车制造业由现代独家垄断,电脑系统软件由美帝全球独霸微软垄断,电脑芯片也是由美帝全球独霸因特尔垄断。除了制造业,零售业、运输业、信息业和金融业已经形成了垄断。知道了这些常识,与世界接轨不学美国的垄断经济,反其道而行,搞什么打破行业垄断继续发展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经济,发改委还试图以反垄断法折腾国企电信行业,这是邯郸学步,最终必将丧失行走能力,只有爬着仰人鼻息。发改委以反垄断法查处国企,这无疑是或者为进一步深化中国经济私有化改革扫清最后的国企堡垒,或者为西方列强私人经济垄断集团鲸吞国企打通道路,除了这两个意图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垄断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垄断要求经济垄断和政治垄断。经济垄断是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政治垄断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无产阶级政党一党领导。垄断利润是特权寄生于垄断资本寄生于垄断的必然结果,消除垄断利润只有消除特权阶级和资产阶级,而不是以反垄断的名义折腾主席时代留下的垄断经济体。三年前通过的反垄断法是经济私有化的必然要求,其目的不是反垄断,而是反国有企业。今日不消除反垄断法,明日反垄断法必将要求产党的垄断政治,进而达到资本专制的政治目的。

[5]摘自黑格尔『小逻辑』二百六十四页,贺麟译本,据商务印书馆一九八零年第二版二零零九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官方泄密10万新生儿信息拉卡拉成信用卡诈骗帮凶
Next post 恭喜利物浦16亿巨星有望登陆将打响反击战不给皇马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