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足出征东亚杯前最后一练主帅模拟实战疯狂“上量”

7月16日上午10点,中国男足选拔队在青岛市天泰体育场进行了新一期集训的第三次室外合练,也是球队出征日本前最后一次室外训练。

与前两天训练一样,全队本次训练内容丰富而多变,训练强度达到本期集训的“峰值”。为了让队员们能够适应并承受住高水平国际比赛的压力,特别是抵御住来自日、韩两支强队的高逼压,主帅扬科维奇在训练中尽可能模拟实战情境,甚至在队员们进行几十次折返跑、体能消耗临近极限值后,立即让他们投入边中结合的攻防演练中。

国足选拔队16日上午的训练大体分为3个内容单元。其中首个单元带有明显的趣味性,不过却非常有针对性。比如,除因身体不适暂时缺席的牛梓屹及一名门将外,余下23名队员(包括作为自由人的陶强龙)被分在红、黄两组里,在半场范围内进行手球传递练习。看似轻松的趣味游戏,其规则要求非常严格。教练组要求持球队员尽可能在边路找寻空当,最后的射门必须以头球来完成。扬科维奇允许球员们在争球过程中使用身体。

随着时间推移,“游戏规则”不断调整。教练组要求队员们只能在初始发球时使用手部,传球必须通过头球。而此类“游戏”实际也是锻炼球员的争顶、对球路的预判与观察以及身体的合理运用等综合能力。

游戏结束后,全员立即投入强度较大的冲刺折返跑训练单元。整项训练持续了超过15分钟,每名球员完成了几十组折返跑。而训练开始前的欢声笑语一下子荡然无存。能够看出,队员们的体能消耗已非常大。

即便如此,扬科维奇也不肯给队员们以“喘息之机”,而是在折返跑训练结束后不到一分钟,立即启动了第三单元,也就是边中结合的攻防训练。在本单元训练中,扬科维奇要求防守队员“放行”边前卫边路传中,但要求禁区腹地内的攻防队员提升各自技术动作的质量及硬度。而这样的训练内容显然是针对与日、韩两支强队比赛而设计的。正如后卫蒋圣龙训练后所言,“对阵日、韩两支强队,我们还是要立足做好防守,然后再找寻对方漏洞。”

按照计划,国足选拔队乘坐北京时间17日上午8点30分起飞的班机离开青岛市,飞赴日本名古屋市,准备参加即将在日本举办的新一届东亚杯国际足球锦标赛。

在中国队出征日本之前,球队方面要确认东征的最终人选。从目前情况看,来自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的后卫球员牛梓屹有可能因伤无缘随队出征。而随着东亚杯赛期日益临近,教练组也将于近期确定队长人选。、朱辰杰、谭龙等球员已跻身候选行列。

随着国足选拔队于7月16日进行了青岛集训的最后一次室外训练,全队也进入了东征倒计时。按照惯例,球队会在出发前确定出访球员的最终人选。在此之前,主教练扬科维奇曾从大名单阵容中遴选出24人参加本期集训。不过因牛梓屹伤势恢复情况不理想,教练组又将已经入选U21国足,也就是新一届国奥队的左脚选手、来自北京国安俱乐部的后卫梁少文补招入队。

从近几天的训练情况看,牛梓屹始终未能参加全队任何形式的分组对抗训练或者有球合练,因此他存在无缘随队东征的可能性。至于梁少文,则比较快地融入这支球队的训练体系中,因此他非常有希望作为“跳级生”,随队参加本届东亚杯。

在今年3月的迪拜杯邀请赛上,来自申花俱乐部的曾在大部分场次中担任U23国足场上队长,他因此也是现在这支混编选拔队队长的人选之一。而同样跻身队长候选阵容的还有朱辰杰、谭龙等球员。两人不仅在各自俱乐部担纲绝对主力,也是正编国家队的常备人选。而在12强赛后半程中,朱辰杰还开始担任国足主罚点球的第一操刀手。国足选拔队主帅扬科维奇14日也曾公开表示,将会在几个候选人中选择适宜的队长人选。

近年来,推动青少年健康成长相关政策陆续出台,体教融合在政策指引下也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在实践中,学校、学生、家长及校外培训机构等仍存在一些困惑,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如何高质量地开展?校外培训机构如何高效参与推进青少年体育事业?体育考试如何考?这些都成为教育和体育行业聚焦的热门话题。…

当地时间7月14日,在土耳其安卡拉举行的2022年世界女排联赛总决赛四分之一决赛中,中国队以1比3不敌意大利队,无缘半决赛。图为中国队球员龚翔宇(中)在比赛中扣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2018世界杯八个小组出线队伍预测
Next post – 全球领先中文互动问答平台